没救了,弃了罢。

【百日科拟】 [ Day. 42 ]



如图所见,上次的那个剪影也是我刻的... 大家来猜猜这是谁吧...

话说为什么别人的留白都那么干净而我的却...

图片作者都是Ai;vm,就是上次发了特别帅气的数学的那个。大家去催更吧...

后面跟着的是一篇...物音【别问我他们是怎么凑成一对的...】


一九四七年年底,一个与往常没什么不同的早上,美术和地质突然登门拜访,邀请她一同去参加一个私人的追悼会。音乐本无多大兴趣,但因为美术在邀请中提及,会有一位先生弹奏钢琴,而且觉得那人技艺精湛,素来相信美术欣赏水平的音乐答应了这个邀请。

她本以为这也只是一场普通的追悼罢了,但后来,音乐再次回想起这次经历时,却不得不承认,这改变了她之后的一切人生轨迹。

那是在一间学校的礼堂中,还未进门,音乐就被其中传出的音乐所吸引了。那并不是什么十分出名的曲子,但演奏者对其完美的诠释却令她惊叹。而且,她总感觉,除却曲本身,音乐中还蕴含了一种无以言说的情感。

走进了礼堂,第一时间进入音乐眼帘的便是台上的演奏者,在聚光灯下,那人穿着着整齐的黑色西装,梳理整齐但又因弹奏而鬓角些许零乱的头发,而最吸引人目光的,便是那不输于他优美琴技的完美的五官以及他认真的侧脸。  

美术侧身,轻声对音乐说:"放松点,这里的人都和我们一样。就当是来欣赏钢琴独奏吧"言罢就去找位置坐下了。  

都是一样的吗?音乐看着台下零散的十几个人,试图猜测着他们各自的身份,可是,身为音乐,她却实在也想不出,会有谁,能弹的一手如此好的钢琴?  

似乎看出了音乐的疑惑,地质过来解释道:"台上的那位,是物理。

"什么?物理?音乐有些惊讶。

虽然一直未谋面,但她还是听说过不少关于物理的评价,但却没有想到他会弹得一手好钢琴。 

地质继续说,"前些日子,那位提出量子学说的普朗克先生去世了,今天便是来吊唁他的。先生很有音乐天赋,物理今天弹的曲子,大多是先生谱曲,又亲自演奏过多次的。" 

听到这里,音乐终于明白了之前一直感觉存在的那种感情是什么,是对至亲之人逝去的深深的哀伤与怀念。  

沉默了良久后,地质又开口了:"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希望请你和着物理的曲,为他用小提琴伴奏。"

在音乐不解的眼光中,地质补充了一句,"以前爱因斯坦先生经常与普朗克先生合奏,可惜因为战争,已经多年未闻了,我想物理应该会想听到。" 

音乐想,这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,便答应了。

她轻轻地走到物理身后,确定了一下乐曲行进的位置,便开始了合奏。因为距离近,音乐可以清晰地看到,物理的动作一顿,又继续了演奏。

后来,她看到背影在轻微的颤抖,直觉告诉她,他哭了。  

一曲终了,物理起身。他转身后,音乐可以看到明显的泪痕和略有些红的眼眶。物理一脸憔悴,用着沙哑而又颤抖着的声音,对她郑重地说,"谢谢。"  

音乐知道,她彻底的沦陷了,沦陷在这个一如他所代表的学科一般深不可测的男人那儿。

即使她明白,这注定是一场遥遥无期的苦恋。 

七年半后的那个春天,听闻消息后的音乐连忙赶往美国,陪物理一同奏响满怀哀伤的小提琴曲。


评论(3)
热度(11)

© 申聿 | Powered by LOFTER